有和丝瓜软件一样的app吗

隔天的清晨,太阳刚刚升起。

一道身影面对朝阳,张开双臂做出拥抱姿势。

“呜~”向闲鱼趴在窗口打了个哈欠,看着阿兹·达卡哈的背影,这货大早上鬼嚎,直接把他给吵醒了。

阿兹·达卡哈面对太阳,三颗龙首呼吸着清晨的清凉空气,多久了,自己一直待在火山下封印中。

这些都是那群家伙的功劳!

“吼!!!”

阿兹·达卡哈发出充满愤怒的咆哮,他一定要拿金丝雀的共同体作为自己重获新生的开胃菜!

向闲鱼捂着耳朵无力叹气,果然,昨晚的杀气也是冲着金丝雀去的。

可不能让它和十六夜杠上,而且现在的十六夜,也不是阿兹·达卡哈的对手。

单挑必败无疑,先劝劝吧,实在不行……就当去拜访吧。

向闲鱼转身拿起衣服,换下睡衣,准备和阿兹·达卡哈一同前去。

……

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

“你要和我一起去?”

向闲鱼双手插在裤兜里,无精打采地说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金丝雀已经死了。她的共同体也已经被魔王摧毁,现在就大猫小猫三两只。”

阿兹·达卡哈低下龙首,血色眸子瞪大:“嗯?死了?”

“对,除了帝释天,另外的都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阿兹·达卡哈没有马上就相信,他要靠自己的眼睛去确认。

向闲鱼就知道会这样,如果是人类做的,估计就没这么大的怒火了,但是不杀他,却只是封印起来。

嗯~伤害不高,但侮辱性极强。

没准刚好在被封印期间就错过能杀死自己的人类,金丝雀也真是的,既然原本预定的人选办不到,换个人来不就行了。

通过境界门,他们来到下层,no name的根据地。

“这……是?”

阿兹·达卡哈望着这片恢复些许生气的土地,在他的记忆中,可不是这样的。

而且围墙也是破旧的,还没进行修理,实在是no name资金不充足的原因。

因为资金不足,所以每一笔都要花在关键地方,围墙修缮之类的事只能往后放。

向闲鱼:“就像你看到的,魔王留下的爪痕让这片大地几乎死去,现在刚刚恢复一点点。”

阿兹·达卡哈沉默走上前,一爪子把大门拍碎,从这扇以他体型来说绝对算是小的门走进去。

本来跳过去就行了,但是他就想拍碎门走进去,仅仅是因为这样会让他心里觉得舒坦。

门口俩个负责看守的小孩子吓得双腿直打颤,不过他们认识向闲鱼,本来还以为对方带朋友来玩哪里想到居然直接破门而入。

向闲鱼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,说道:“没事,他的脾气有点爆。你们把这里收拾下,我先进去了。”

两个孩子被安慰一番后镇定下来,去收拾地上的大门残骸了。

阿兹·达卡哈是一步步走进去的,他亲眼看着这片土地,没有一点高兴的情绪。

向闲鱼瞬间出现他的身边,也不说话,现在阿兹·达卡哈肯定很憋屈。

当来到洋馆的门口,已经有人等着了。

因为阿兹·达卡哈身上气息没有掩饰,隔着大老远就能让人察觉到危险。

阿兹·达卡哈停下脚步,看着面前的几人,身为箱庭贵族的黑兔让他多看了两眼。

月兔是帝释天的眷族,而帝释又是他的目标之一,很讨厌。

阿兹·达卡哈微微流露出杀气,让黑兔打了个寒颤,感觉自己好像处于极度危险中。

春日部耀的身躯也绷紧了,她也能很清晰地察觉到杀气。

阿兹·达卡哈缓缓开口:“金丝雀呢?”

“哈?你找金丝雀?”听到这个名字,十六夜下意识皱了下眉头。

“你是谁?”

黑兔悄悄拉下十六夜的衣袖,凑到他耳旁小声说:“十六夜,小心点。对方好像是龙种,不知道是不是纯血龙种。”

“这种事,问我们的老朋友不就行了。”十六夜看向站在边上的向闲鱼,说:“这位长着三颗龙首的客人是哪位?看样子好像很不喜欢我们。”

向闲鱼耸了耸肩,说:“人家是来报仇的,至于身份……”

阿兹·达卡哈:“我名为阿兹·达卡哈。”

“你看,这不是说了吗。”

“阿兹·达卡哈!?”黑兔面色转眼就吓得惨白,语气急促地说:“人类最终试炼之一,拜火教七大恶神中的绝对恶!?”

“听起来是个**oss啊。”十六夜面上带着笑容,但心中却是一沉。

能把黑兔吓成这样,看来这个家伙不简单。

黑兔两只兔耳朵立得笔直,害怕地说:“他是三位数的魔王!共同体位于箱庭第三层……也是曾经破坏我族故乡的凶手。”

“看你年龄不大的样子,是当初的幸存者吗?运气还不错,居然活下来了。”

阿兹·达卡哈很坦然地承认了,他根本不需要否认,毁灭月兔一族的故乡这事,箱庭上层很多人都知道。

毕竟才过了两百年不到,而箱庭这里,有点实力的哪个不是寿命悠久。

十六夜脸上的表情僵住,刚来箱庭时,他还不是很了解,但现在他已经很清楚了。

三位数的魔王,不是现在的他能解决的,毕竟他才刚刚开始成长。

阿兹·达卡哈却没那耐心等他们想完,语气烦躁问道:“金丝雀到底在哪?是不是真的死了?”

“你!你刚才说什么!?”黑兔瞳孔猛地收缩,金丝雀……死了?

这不可能!

十六夜长吁一口气,说道:“呼~是的,她已经死了。”

这件事他可一只瞒着黑兔,没想到今天居然暴露了。

听到十六夜的回话,黑兔心神震动,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。

“死了……”阿兹·达卡哈低语一句,陷入沉思。

那他来这里不就没意义了吗?

难道再毁灭一遍这种连名字都没有都共同体?这完全体验不到复仇的快感,之后让他更加憋屈。

“都说了,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。”向闲鱼站到他身前,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也没兴趣找这么个连名字也没有的共同体麻烦吧?”

阿兹·达卡哈点点头,这点他很认同,对手太过于弱小,连复仇都显得不值得。

打定主意,阿兹·达卡哈把龙首低下,扫视面前的人。

“努力变强吧,我会在你们最强盛的时候,来赐予你们毁灭。”说完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

向闲鱼对着十六夜等人招招手,一群人围在着嘀嘀咕咕好一会,才明白阿兹·达卡哈的目的。

xiazaitxt